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《全球戰國》-第七四七章 穿越者的成就看書

全球戰國
小說推薦全球戰國全球战国
“臣新丝路护卫队总队长吴三桂,拜见皇上。”
“臣甘肃布政使何腾蛟,拜见皇上。”
“臣……”
1643年9月20日,朱由栋乘坐的专列抵达了兰州。
他是这一年五月下旬出发的,留下了朱由校和朱慈燚共同监国。一路上走走停停,花了将近四个月,才抵达兰州——这个速度,不要说火车了,便是步行,也该到了。
之所以走得这么慢,当然是因为皇帝想了解基层的第一手情报。
在北直隶,他亲眼目睹了农民们的夏收。当然,皇帝陛下作秀是有限度的,他并没有亲自下田去和农民一起收割小麦。但是当他的九龙伞在田间地头打开的时候。当地的农民了除了山呼万岁以外,还自发的进行了一场收割比赛。以至于那天的气氛极为热烈,直接把好几个老农给兴奋得中暑了……
在山西,他看到了四大家族入股开办的白虎银行的兴盛:大明进入蒸汽时代,以及开始大量建设以火电厂为主的电厂后。山西的煤炭销路大兴。除了几个大型国有煤矿外,其他民间资本控股的中小型煤矿如雨后春笋般的开办了起来。
在这个过程中,有不少赌徒以身家财产作抵押,向银行贷了一笔款子后,找个风水师指点一下就开始朝地下挖:挖到煤炭,一起发财。挖不到,家破人亡……
无数的小型煤矿疯狂挖掘,对矿工的需求直线上升:蒸汽时代,燃煤就是时代的动力。只要挖出来了,绝对不愁卖。但是资本的逐利性,使得这些小型煤矿的矿工生存质量极低,更有黑心老板各种坑蒙拐骗的拉来一些外地人进矿——其待遇更低,甚至完全形同矿奴。
对这些问题,作为穿越者,朱由栋虽然早就知道可能会出现。但是当他冒着一定风险,轻车简从的对一些中小煤矿进行突击检查后。其看到的矿工们的惨状,还是让他感到触目惊心。而白虎银行那些负责催收欠了贷款还不上的催款队,搞出来的种种事情,比后世的黑恶黑多了……
然后大发雷霆的皇帝直接一道电报,把信王朱由检和太子朱慈燚从北京召唤了过来:此事交给你们办了,首先要制定行业准入标准,不能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入场,更不能让那些普通百姓赌性发作不顾一切的贷款开矿。然后要制定安全生产标准、工人最低薪资标准、工伤矿难补偿标准、尘肺养护标准等一系列保障措施并要求地方官员严格执行——先不说矿工造反比普通农民造反危险一百倍的问题。关键是我们作为皇族,这普天之下的每一个汉民,不说让他们都过得丰衣足食,但至少,让他们有尊严的活着,是我们努力的目标!
随着朱由检的到来,山西官场又是一片官不聊生。不过这些朱由栋就不管了。他的专列继续前行,到了陕西。
历史本位面上1643年的陕西,那是赤野千里人相食。不过在这个位面,陕西的局面就要好多了。
在农业基本完蛋的陕北,得益于他作为穿越者的先知先觉。这里开始大量的开采石油:陕北的石油,产量少,油品不高,而且分布较为分散——这种油矿,最适合民间资本入场。
蒸汽机的本质原理就是烧开水,而火电厂说白了就是蒸汽机烧开水产生蒸汽带动发电机发电——而烧开水嘛,煤炭烧石油烧那不都是烧吗?而且随着大明化工领域的进步,石油除了做燃料,也多了很多其他的用途。因此,陕北这点油量,也是不愁销路的。
虽说站在全局来看,陕北的油量很少。但是这数百口油井要养活陕北本来就不多的人口(有大量人口被迁徙到了台湾、南洋、吉林)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。
至于关中地区,朱由栋惊喜的发现:当年袁应泰留下的各种水库、水渠,这会儿都还能够有效使用。所以虽说这些年陕西总体降雨较少。但只要不是太极端的气候,光是关中平原本身,是完全能够做到粮食自给自足的……
就这么一路调研一路解决问题,所以虽然有了火车之助。但朱由栋还是磨磨蹭蹭到了九月下旬,才到了兰州。
然后,兰州火车站这边,迎接他的这群大臣中,第一个报名的居然是吴三桂?
而吴三桂之后,接下来的何腾蛟、刘宗敏等人,更是让他感慨万千。
感慨完了之后,他只觉得心情极为舒畅:这不很好吗?吴三桂保家卫国,不用做反复背叛的汉奸。何腾蛟安安稳稳的做一任地方官员,不用壮烈殉国。刘宗敏把自己的打铁天赋兑现了,换来今日衣食无忧而不用被酷吏催逼得家破人亡……历史已经彻底改变了,或许这些人在这个位面很难出现在大中学的历史课本上,但这样不是很好吗?这都是朕这个穿越者的成就啊!
未来,哪怕朕没有获得这场七个穿越者之间竞争的最终胜利。但只要看到这些因朕而改变了命运的人,也不枉这穿越一遭了。
在火车站一阵唱和后,众人陪着朱由栋来到了兰州城内的布政使衙门,大家坐定后,朱由栋先开了口:“朕从火车站一路行来,怎么没有看到几座星月寺?”
“呃?臣不知皇上这话是何意?兰州城内确实有一些星月教徒,但是数量不超过三千。这星月寺有是有的,但不过只有两所。而且他们都在城西,皇上从城东过来,自然是看不到的。”
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话说到这里朱由栋也觉得一阵恍然:21世纪,兰州城内的星月寺,估计比银川还要多。他还想着既然来到这里,就把城内的阿訇们召集起来讲讲宗教团结呢。没想到这会儿……
“那个,吴三桂。”
“臣在。”
“新疆那边的星月寺多么?”
“回皇上,很多。”
“嗯,那你待会替朕拍个电报给新疆布政使,就说朕大概十月下旬到新疆,去了那里之后,要会见当地有名望的阿訇们,让新疆布政司早做准备。”
“是,臣领旨。”
把宗教的事情先安排之后,他转过头来对着刘宗敏意味深长的笑了笑:“刘厂长,朕听说,你的兰州铁厂可是一厂养活一城人啊。怎么样,压力大不大?”
“皇上。”粗壮汉子局促的站起身来:“这铁厂不是卑职的,是皇上的,是大明的。至于说压力,卑职肯定是有的。毕竟,俺们厂现在主要负责给兰新复线提供钢轨,这每一截钢轨的质量都要保证万无一失,卑职每天都要亲自质检,但……这每天出厂的钢轨实在是太多了,卑职只能是抽检。卑职亲自检查过的当然没有问题,但卑职没有检查过呢?虽说厂子里也安排了其他的质检人员,但是……”
“哈哈哈,我大明自从徐先生当年出任工部尚书后,就重新恢复了秦代‘务勒工名’的制度。每一截钢轨,批号是多少,质检人员是谁,都是要打上标记的。到时候出了问题,按图索骥,追责就是了嘛。”
“皇上,话虽然是这么说。但卑职是厂长,只要钢轨出了问题,哪怕不是卑职质检的呢,卑职还是会觉得责任重大的。”
“那没办法,西方有句话,叫做欲戴王冠,先承其重。你是厂长嘛,当然责任最大。不过,你如此的有责任感,朕很喜欢。说说,除了担心产品质量问题,还有什么担心的?”
“这个……”
“怎么了?有人在这里不方便说话?要不要朕把这些家伙都赶出去?”
“皇上。”旁边的何腾蛟苦笑一声,站起身来:“主要是煤矿所产煤质的问题,布政司和铁厂已经扯皮很久了…….”
“嗯,去陇东地区寻找新的煤矿?这个主意好。是谁提出来的?”
“皇上,是我们钢厂的总务科长孙可望。”
“你说谁?孙可望?他祖籍哪里?陕西米脂啊?哈哈哈哈~有意思,太有意思了。嗯,何腾蛟。”
“臣在。”
“甘肃这些年农业和畜牧业年年受灾,朕是知道的。你为了保证省内百姓就业,保护省内小煤矿的心情朕也是理解的。但既然原有小煤矿的煤已经影响到了钢轨的质量,那,你作为布政使,是不是也该站在朝廷的立场想想问题?”
“皇上,臣已经多次去了省内的几个煤矿,要求他们提高煤质。但是……皇上,这几个煤矿可是牵涉到近十万人的饭碗,要是铁厂不用他们的煤,刘厂长是能睡好觉了,可是臣就睡不着了啊。”
清 楓 語
“办法不是给你想出来了么?甘肃的地下,可多的是宝贝。布政司出面,组织省内的几个小煤矿组建勘探队,去陇东找吧,朕保证,那里一定有大煤矿。另外,既然朕都到了这里,再给你支招。玉门关附近、祁连山下,好好找,那里的油田产量不比现在陕北的油田产量少。还有,陕、甘、川三省交界的文县阳山,有一个大金矿!”
“啊?皇上,此话当真?哦,对了,皇上苍龙转世,生而知之嘛。”
“诶,什么苍龙转世,生而知之的话就不要提了。说起来也是朕的不是,最近这些年,因为南美的金银来量极大,加之国家已经掌握了不少大型油田的地址。所以都忘了甘肃也是有矿的了。”
是的,甘肃的玉门油田,开采于1939年,是中国的第一口油田,也是中国石油工业的诞生地。而甘肃的文县阳山金矿,则是被发现于20世纪90年,当年就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金矿。
当然,这玉门油田顶峰时一年也就五十万吨产量,比起后世的大庆每年几千万吨产量实在差得太远。而阳山金矿在现代化挖掘模式下,二十多年里一共也就出产黄金300余吨,和南美的金矿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量级。但是,这么两个矿,再加上陇东地下的优质煤田——足够养活现在的甘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