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美玄幻小說 《臨淵行》-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動聽的情話(求月票)看書

臨淵行
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
黎殇雪、月照泉、西山散人、君载酒与龚西楼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,适才苏云性灵一指,第五仙界的大道复生,人物再现,这波澜壮阔的一幕是他们毕生未见的华章,如此震撼人心。
这就是未来!
倘若苏云在战争中活下来,这个未来,便会变成现实!
他们六人的理念,是让更多的人活下来,不必经历战争,不必在改朝换代中挣扎求存。而苏云展示的未来,直接摧毁他们的理念,塞给他们一个更为美好的理念,更为美好的未来!
这个新的理念,需要他们去守护。
卢仙人那一声陛下将他们唤醒,五老对视一眼,也自躬身:“陛下。”
苏云背负双手,仰起头观察那颗灰烬中的星辰,默默无语。
至此,这六位老仙人才算对他归心。
只是无形之中,他肩头的担子也又自重了一分。
“最是期望难以辜负。士子觉得自己背负的期望太多,他的压力太大,可是他心中的苦闷无人诉说,所以才想着续弦吧?”
莹莹在书中写道:“还是说他仅仅精虫上脑?”
她顿了顿,继续写道:“我想,大概是后者吧。”
苏云凑头去看,莹莹慌忙合上书,警觉地看着他。
苏云讷讷道:“只是看看你在干什么,我又不是要偷看……”
他解决了六老的事情之后,帝廷才算是安稳下来,苏云立刻派六位老仙人去各地讲学,免得这些老头子的脑袋里又去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只要不让这些老仙人闲下来,他们便不会琢磨什么理念道友之类的东西。当然,讲学这种事情苏云是不给钱的,最多管饭,反正月照泉等人高风亮节,不在乎钱财。
——后来六老见元朔的一些小东西,如符宝、服饰、食物,很对自己的眼,想买又没有钱,急得心痒难耐。最终还是池小遥大方,给了他们两月的工钱,要他们在天市垣学宫任教客座祭酒,这才皆大欢喜。
苏云自己则在加紧祭炼玄铁钟,烙印上自己的先天一炁,期待能将这口钟祭炼娴熟。
真正炼到娴熟的程度,大小变化由心,神通动用自如,玄铁钟的各个部件,各个烙印,都完全由自己掌控。
苏云只是刚刚祭炼,距离这一步还很远。
仙界的仙人炼宝,往往有血祭这个传统,血祭已经成为约定俗成的惯例,其实目的是献祭给自己的宝物一些奴隶,将奴隶等祭品的性灵打散,炼入宝物之中,让自己的宝物通灵。
而玄铁钟已经有灵,无需经历这一步。
欧冶武被苏云发配去炼新雷池,通天阁的士子们聚在一起相商,把关于雷池的资料整合,用了两个月才设计出新雷池的图纸,送到苏云这里。
苏云翻阅一番,这新雷池的规模比完整的雷池洞天要小许多,但雷池洞天蕴藏的符文和大道,他们却都整理出来,将新雷池设计成仙道灵兵的形态,不再是洞天。
苏云左右审视图纸,图纸上的宝物形态,并非是雷池形态,从外面看去,更像是一个千层镜!
雷池由无数镜面拼接而成,每个大镜面呈现出八角形结构,微微凹陷,拼接起来会形成一个巨大的凹透环状物。
雷池是由八重环状结构组成,阶梯结构,到了最中央则是一面八角形镜面。
大镜面也是由一个个小镜面拼接而成,每一个小镜面都烙印着不同的符文,这些小镜面的符文结合在一起,形成了大镜面,大镜面中的符文恰恰是完整的雷池符文结构。
因此每个大镜面,都是一个小雷池。
而中央镜面则是纯阳雷池的符文结构,应该是作为中心。八层阶梯环状结构和中央镜面,并非是新雷池的全部。苏云看到图纸上还有一条条锁链,将历阳府吊在雷池的海面上。
显然,新雷池的中央镜面也并非操控中心,历阳府才是新雷池的操控中心。
施法者最终是站在历阳府,控制新雷池的力量。
新雷池大大小小的镜面和中央镜面,都是为了将雷池的力量,聚焦在历阳府上!
“新雷池是谁设计的?”苏云翻看几遍,问道。
一个通天阁士子连忙起身,道:“是学生的主意。”
苏云饶有兴趣道:“讲一讲你的想法。”
那士子道:“学生师从水镜先生,跟随先生修炼洪炉嬗变,见过水镜先生炼宝。这次阁主要炼雷池,对雷池要求极高,但学生以为两座大陆碎片无法将雷池炼得多大,不如索性镜面展开。”
苏云笑道:“镜面展开,可用最小的质量实现最大面积。”
那士子兴奋道:“而且可以模块化!这些镜子大小一致,只需督造厂夜以继日的打造,便可以源源不断的制造出更多的镜面来!其他士子,只需要在镜面中烙印上不同的符文,然后拼接,便可以组成一个个雷池镜面。再将这些写雷池镜面拼接,便可以形成雷池!而且……”
他犹豫一下,道:“学生还吸收了阁主的玄铁钟的理念,采用环状阶梯结构。现在只是八层阶梯,倘若材料足够,九层十层,甚至一百层一千层,都不在话下!”
这种模块化的灵兵,是新学开辟,早在楼班时期便已经有所运用,比如楼班的大圣灵兵尘幕天空,便是无数个细小模块组成。
这种炼制方法,可以同时制造无数个模块,更快炼成雷池,抢占先机。而且即便新雷池有什么损耗,也可以快速换掉破损的模块,让雷池维持在巅峰的状态。
苏云见他甚是年轻,心中感慨万千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那士子十七八岁年纪,很是年轻,道:“学生牧浮生。”
苏云笑道:“你来负责此次炼制新雷池。”
牧浮生又惊又喜,急忙称是。他在通天阁中属于后学末进,平日里根本不能负责这等重宝的设计和炼制,像这样的重宝,是长老负责。只因最近帝廷到处用人,实在抽不出人手,所以才让他这个毛头小子设计新雷池这等重宝。
这次,苏云甚至让他负责炼制新雷池,可以说是把他当成长老来看了!
苏云安排妥当,这才舒一口气。欧冶武派人前来,催促他上路,道:“阁主该去寻掌控新雷池之人了。”
苏云唔了一声,却并不动身,道:“我要为玉太子治疗身上最后的劫灰病。”
又过两日,玉太子翅膀上的劫灰羽翼也被治愈,向苏云道:“圣皇该去请掌控雷池之人了。”
苏云道:“我玄铁钟尚未娴熟,再等两日。”
又过几日,裘水镜和左松岩从西方边疆归来,向苏云道:“阁主是否该去请那位精通劫运之人了?”
苏云不答。
裘水镜来见莹莹,询问其中缘故。莹莹道:“精通劫运掌控雷池之人,是士子前妻柴初晞。这二人分开,是柴初晞抛弃了他,因此士子落不下脸来。”
裘水镜道:“我听闻阁主从前寻妻良久,终不可得。为何这次反而不愿意去寻呢?”
莹莹道:“从前寻妻,感情尚在。而今士子对柴初晞没有感情了,但是好胜之心还在。他没有得遇一个阁主夫人,这次去见柴初晞,反倒会让对方误会他死皮赖脸追来,所以迟迟不愿动身。”
裘水镜闻弦而知雅意,笑道:“续弦。”
莹莹道:“是。好马不吃回头草,士子此去,必要带着自己的新夫人,方能在柴初晞面前不堕前夫威风。”
裘水镜道:“明白。”
他起身离去,左松岩在房外等候多时,见到他出来,急忙询问。裘水镜叹了口气,左松岩吃了一惊:“还是续弦那事?”
裘水镜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道:“一半是,一半不是。”
左松岩咬牙道:“咱们俩一起上,能否打过鱼洞主?若是能打得过,咱们便去将她绑来!”
“打是打得过,然而也不用打。”
裘水镜笑道:“阁主无非是缺少一位不逊于柴初晞的女子,与自己同行而已。我替他约鱼洞主相伴同行,又不是提亲,鱼洞主不至于打我吧?”
左松岩眼睛一亮,连连称是。
裘水镜于是来见鱼青罗,说明来意,道:“阁主请鱼洞主一起前往第八仙界。”
【领现金红包】看书即可领现金!关注微信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现金/点币等你拿!
鱼青罗却比他预计的还要聪慧,笑道:“苏阁主去见前妻,自忖难保颜面,因此迟迟不动身。先生此来,是来诓我与苏阁主同行。我若是应了,他前妻必定以为我与他相好,虽然长了他的面子,却落了我的威风。”
裘水镜斟酌言辞,迟疑片刻,道:“洞主,意中人终归要进入现实。世间奇男子,左右不过帝绝、帝丰、苏云等寥寥几人而已。洞主的意中人,能比苏某人好几分?”
鱼青罗心神微震,道:“先生请回,明日我去见他,容我路上思量。”
第二天,一袭青罗裙的鱼青罗清清爽爽的出现在苏云面前,笑道:“苏阁主,何时出发前往第八仙界?我与你同行。”
苏云精神大振,一扫往日的颓唐,笑道:“今日便可成行!”
两人于是出发,莹莹在他们面前飞来飞去,所过之处,鲜花从衣裙间挥洒出来,遍地芬芳。苏云和鱼青罗走在飘飞的花朵之间,苏云忍不住道:“莹莹,节省点法力。路途还很遥远。”
莹莹心中暗暗埋怨:“大老爷给你们制造气氛,你却埋怨我浪费法力,活该你媳妇跑了!”
不久后,大老爷法力耗尽,萎靡不振的坐在苏云肩头,努力恢复法力。
苏云先是与鱼青罗有些生分,鱼青罗也只觉两人似乎无法回到从前那种两小无猜的岁月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但是说到学问,两人立刻打开话匣子,你一言我一语,滔滔不绝。
莹莹心里替他们着急:“你们倒是说些情话啊。”
然而苏云和鱼青罗都没有说情话,他们之间的友谊太深了,似乎稍微过界的情话便会玷污了这份友谊。
十万个神吐槽
他们可以成为最好的朋友,但是成为情侣,却总是差一点儿。
莹莹无精打采,心道:“看来这一路上,是不可能发生什么故事了。我书里白记载了这么多姿势,没有用武之地……”
苏云犹自兴奋的与鱼青罗聊自己的鸿蒙符文,鱼青罗也很是兴奋,两人双眼放光,口若悬河,一边说,一边演练。
突然,刚才还在滔滔不绝的苏云怔住了,鱼青罗露出疑惑之色,向他看来。
“我在想,我若是带你去见柴初晞,她误会了你我,该怎么办?”苏云黯然道。
天行诀
“对我来说没关系。”
鱼青罗笑道:“我在幻境中本来便是嫁给了苏郎,与苏郎白头偕老,共度一生。你我相谈甚欢,是我在幻境中用一生时间修来的默契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