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氣言情小說 《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》-第435章 萬年前的龍女,參上!(6000)分享

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
小說推薦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
沈天与齐战还在虚空乱流中对抗,外界却哄闹无比。
尤其是妖院,在听说齐战前往人院挑战石天子后,顿时沸腾。
某只暴猿大吼:“什么,俺大哥孤身跑到人院去挑战石天子?”
“快,我们快赶过去给大哥助威!”
齐战虽然强大,但那里毕竟是人院,是人院天骄的地盘。
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石天子威名同样不弱。
若是人院天骄群起而攻之,哪怕是齐战也未必能占便宜。
想到这里,那只暴猿也急了。
此猿是齐战的族弟齐火,担心大哥吃亏,连忙呼朋唤友向人院跑去。
一时间,妖院天骄纷纷出动。
妖数众多,可谓是倾巢而出!
妖院汇聚五域所有妖族天骄,而妖族数量足足是人族数十倍。
基数大,出现天骄的概率和数量自然也更高。
若非种族众多,不可能齐心协力,人族真未必能制霸五域。
所以这里面鱼龙混杂,有去助阵的,还有凑热闹的!
毕竟妖院与人院产生这么大冲突,也是不常见的事。
……
众多妖院天骄齐齐出动,场面雄伟壮观,气势磅礴!
这里面不仅有老一代妖院天骄,还有新生代的强大天骄。
这一代妖院天骄中,可是加入许多顶尖苗子!
龙太子敖乌、北海四公子、五彩孔雀孔梦、金翅大鹏金羽……
每一位都天赋绝顶,不弱于老辈天骄!
他们浑身散发强大气场,气势汹汹的向着人院赶去。
众妖还在半路上,便有妖大喊鼓动气氛。
其中以北海四公子叫声最大!
白公子率先开口,八条触须一甩一甩。
他掏出大堆情报:“我接到情报,那群人类不讲武德,围攻齐战大哥。”
白公子自诩北海百晓生,可谓是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!
纵使是胡诌八扯,都能令妖信服!
玄龟神族的武德拍着双面龟壳,道:“什么,他们竟这么无耻?”
“不讲武德偷袭齐战首席,我等绝对不能坐视不理!”
谢公子挥动手中大钳子,横行霸道:“他们这是在犯罪!”
沙公子血口大张:“我与罪恶不共戴天!”
某只金鹏也在叫嚣:“没错。”
“人院完全不将我们妖院放在眼里,定要让他们好看!”
……
这些妖精,皆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之辈。
要是能借机会跟人院打一架,也算是开学小节目了。
【看书领现金】关注vx公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还可领现金!
果然,在有妖带节奏的情况下,群妖暴动,跟打了鸡血似的!
他们的速度很快,没用多久便达到人院门口。
而此时人院一片狼藉,碎石纷飞,建筑崩塌。
这些都是齐战先前爆发,打崩了许多建筑,满目疮痍。
一群人院天骄正在打扫碎石残渣,清理战场。
然而,一道暴戾吼声打破宁静。
“你们这群家伙,将齐战大哥带到哪里去了?”
妖院天骄抵达人院,看到一片狼藉,却不见齐战身影,顿时大怒。
他们认为齐战肯定是人院天骄围攻,困住在某地。
不然以齐战的战力,想要解决这些小喽啰还不是轻而易举?
尤其是齐火,率先走出来,怒目圆瞪盯着人院天骄,气息暴戾无比。
似人院天骄不给他个说法,他就要动手揍人了。
见到妖院天骄齐齐而至,人院天骄心中也发怵!
尤其那些老妖精气势强大,凶神恶煞,根本不是他们能对抗的。
毕竟这里大多都是新生天骄,在年龄上吃了大亏?
但听到齐火的话,诸天骄还是愤怒了。
他们没想到,这些妖院天骄竟然还恶人先告状!
有天骄怒道:“明明是那泼猴蛮不讲理,上来就出手!”
“呵呵,想必他现在,正在被我人院首席暴打!”
这些妖院天骄简直是欺人太甚,完全没有将人院放在眼里!
先有齐战不讲道理,上来就击伤一批天骄!
现在这群妖院天骄竟然围堵到人院门口,还想倒打一耙?
叔叔能忍,婶婶都不能忍!
人院天骄不服气,直接开口反驳!
……
齐火爆怒,大吼道:“我哥战力无敌,有猴帝之姿!”
“区区人院首席,又岂会是对手?”
“肯定是你们不讲武德联手围攻,将他困住!”
“快将人放出来!”
他直接出手,力量狂暴无比。
神拳宛若巨石沉坠,直接将那名天骄震飞出去!
刹那间,那名天骄便被重创,倒地哀嚎!
“狂妄妖孽,竟然敢在人院出手!”
“尔等敢欺我人院无人?”
“兄弟们操家伙,好好教训教训他!”
人院天骄的怒火瞬间被点燃起来,纷纷开口呵斥。
这些大妖不仅不讲理,还出手伤人,完全没把人院放在眼里!
一时间,人院天骄纷纷出手,向着那头暴猿冲去!
“蚍蜉撼树,不知所谓!”
齐火不屑,他是老一代的妖院天骄,实力强大。
而人院大多数都是新生天骄,又岂是他的对手。
他狂暴出手,挥动硕大拳头,向着人院天骄轰了过去!
一番交战后,那些人院天骄全被打翻在地,倒地惨嚎!
……
“你们太过分了!”
人院驻守的那些老生,脸色铁青。
但大部分老生都不在院中,仅有一小部分留守驻扎。
这些老生们都站出来,冷眼直视齐火,浓浓战意瞬间锁定这只暴猿。
妖院同样有老妖走出,冷嘲道:“打不过就想群攻?”
“嘿嘿,今天便要好好教训你们这些人类!”
顿时,妖族老一辈天骄齐齐出动。
两院的诸天骄瞬间缠斗在一起,恐怖威能席卷而出,震荡天地。
纵使都是老一辈的天骄,实力相差并不多,本应该是势均力敌。
但奈何妖院人数众多,数名妖院天骄围攻一人,硬生生将人院天骄打的连连败退,全被轰飞出去。
但群妖都很有分寸,并没下死手。
因为稷下学宫有禁令,私底下打架抓到也就意思意思。
但如果闹出人命,后果绝非任何天骄所能承受。
逐出学院还是小事,甚至可能以命抵命。
也正是因此,虽然人院和妖院一直打打闹闹的。
但数千年来几乎没出过命案,不然也不可能和谐共处。
这些妖族十分有分寸,将人院天骄摁在地上摩擦,只打痛处。
拳拳到肉!
人院天骄惨嚎声久久回荡,但下手也同样阴损,专攻下三路!
什么千年杀、撩阴腿、锁喉爪是往死里用!
齐火,就中了好几次猴子偷桃!
以猴之道还施猴身!
司电者 一飘书香
……
“卑鄙的人类,快把我大哥交出来?”
齐火捂着裤裆,龇牙咧嘴威胁。
以往的每次比试中,都是妖院占据上风。
现在人院天骄竟然敢反抗,自然要被好好教训一顿!
就在这时,天穹中顿时有雷云汇聚,乌光沉沉,气势骇人至极!
轰咔!
雷霆贯彻而下,宛若惊涛骇浪般骤然侵袭。
刹那间,恐怖雷霆化作庚金白虎,仰天咆哮,瞬间将一众妖院天骄所覆盖。
在雷霆中,妖族诸天骄头发倒竖,口冒黑烟,倒在地上直抽抽!
“是谁?”
众妖大惊,警惕地望着天空。
张云曦踏步走出,浑身沐浴雷霆,白虎啸苍穹异象映照天地!
她的眸光冰冷,语气淡漠:“一群妖孽,也敢放肆?”
以张云曦的暴脾气,怎能容忍妖族在这撒野?
妖院众多天骄心头一震,被张云曦散发的威势震慑。
齐火却站出来,冷嘲道:“人院就只能靠女流之辈撑场子吗?”
“先前是清月仙子,现在又是这个女人。”
“男的都去哪了?”
以往人院的顶尖战力,便是依靠清月仙子勉强支撑。
不然人院天骄,根本无法与妖院抗衡。
眼下人院竟然还靠女人撑场子,他们自然不屑。
方常冷笑着走出来,目光淡漠:“是吗?那我们战一场?”
他背后光芒绽放,煊赫雷霆轰然爆发,化作麒麟异象,镇压天地。
齐火顿时哑火,吞了口唾沫,眼中透出一丝惊骇。
别看方常的修为才元婴巅峰,但他的气息令天尊都心悸。
齐火虽是老一代天骄,但不过天尊初期,被方常压制得死死的!
然而这还没有结束,张云霆摇了摇头,走上前去。
“张某向来喜欢以和为贵,但诸位做的太过分了!”
张云霆身后,同样凝聚出青龙异象,横贯苍穹,威势赫然!
“哼,湿生卵化之辈,不服来战!”
赵昊踏前,炽烈火光与煊赫雷光交织缭绕,朱雀异象翱翔九天!
这关系到人院尊严,神霄四杰自然不能置之不理。
神霄四杰走出,强大气场震烁当场,令无数大妖都心悸。
但妖族中同样有实力强大之辈,亦有强大的气场在妖群中爆发。
……
“我们一起上,让他们见识妖院的厉害!”
十几名妖院老生冲天而起,向着神霄四杰冲了过去。
这些皆是天尊大妖,实力强大至极,此时联手鏖战神霄四杰!
见到神霄四杰被拦住,齐火顿时松了一口气,冷嘲道:“就这?”
“还有谁?”
在他看来,神霄四杰完全是个意外。
人院中,很少有这么强的天骄出现。
“何必要逼王某出手呢!”
“王某修道不易,不想氪命削人啊!”
王神虚叹息着漫步上前,周身虚空激烈震颤,气势超凡。
随后他身影遁入虚空,瞬间出现在齐火身后。
高抬腿,对着大红屁股就是一脚!
砰!
齐火直接被踹飞出去,摔了个猴吃屎。
“你小子太能装逼了,王某就看不惯有人比我还会装!”
王神虚身影浮现,脸上带着贱贱笑容!
齐火从地上爬起来,火冒三丈:“该死,诸位兄弟帮俺扁他!”
嗖嗖嗖!
顿时又有数名妖族天尊冲出来,向着王神虚冲去。
“我敲,你们不讲武德,有种单挑!”
王神虚愣了愣,连忙遁入虚空躲避攻击,伺机反击。
“全部给我上,好好教训他们!”
不仅是齐火,连带其他妖族天骄都怒了。
众妖纷纷出手,爆发出恐怖气息,冲向人院天骄!
一时间两院打成一团,场面极为热闹!
……
虚空中,两个老家伙在兴致勃勃地看着这一墓。
其中一位便是苏老,而在他的对面,是一名金发老人。
那名金发老人气息古朴,穿一袭青衫,但气息却浩瀚莫测。
他的瞳孔中隐隐有炽烈火光流转,摄人心魄!
金发老人,正是稷下学宫妖院导师。
“老金,你说哪边会赢?”
苏老神色振奋地观看着这场战斗,并没有插手意思。
历代以来,人院与妖院矛盾不断,时常都会发生打斗与较量。
他们当初都是这么打过来的,越打感情越深!
这样反而有利于学员成长,犹如练兵一样,在战斗中不断磨砺。
只要没人下死手,学院导师一般都不会插手。
况且最近邪灵教太过猖狂,令五域强者都察觉到危机将要降临。
最好能让这些天骄尽快将实力提上来,才能在即将到来的大劫中增加存活机会。
所以妖院与人院的导师,都选择作壁上观。
听到苏老的话,金老脸上露出灿烂笑容:“那还用说,自然是我们妖院!”
妖院实力向来比人院强大。
况且这一代还有许多顶尖苗子,他可不相信会输给人院。
苏老眉头一挑,眼中精芒闪烁:“是吗?那我们赌一把?”
一提到赌局,金老来劲了,道:“赌什么?”
苏老神色淡然道:“就赌谁赢谁输!”
“好,我压妖院赢,赌注就是十斤圣灵酒!”
那是三劫圣灵树汁精心酿造而成的美酒,价值连城。
这是大荒仙朝特供美酒,核心皇室才能品尝,常人难以获得!
而苏老身上正好有一批,令金老垂涎无比。
只不过这老家伙向来扣门,金老浪费那么多口舌都没忽悠到。
眼下借助这个赌局,他自然不会放过好机会。
“你这老家伙,早就盯上老朽这点存货!”
苏老苦笑着摇头,但随即眼神一转:“可以,但老朽也有要求!”
“老朽若是赢了,你要将族中的天青灵果给我!”
金老乃是金睛火猿族的长老,其族内有一种灵果向来香甜可口,令人垂涎。
甚至还能用来炼制丹药,效果强大,乃是圣药级别的灵果!
只不过产量非常稀少,只供内部子弟使用,基本上流传不到外界。
而苏老有幸获得过一枚,自然知晓这天青灵果的效果。
所以,苏老也趁着这个机会,将要求提出来!
“我就知道你这老小子打着算盘!”
“好,那就这么定了!”
半世浮萍随逝水 胡可青
虽说天青灵果价值无上,甚至比十斤圣灵酒还要高一些!
但金老并没有拒绝苏老的要求,因为他的心中胜券在握。
金老心中窃喜道:“老苏啊老苏,你以为人院加了个石天子就能赢吗?”
“你是不知道,我妖院还有底牌呢!”
“你的那点老底,都要掏出来!”
苏老也不知道金老所想。
他心中同样在窃喜:“我人院有石天子与沈天这两个小妖孽,想赢还不是轻而易举?”
“老金啊老金,这次可是要大出血咯!”
这两个老家伙都觉得自己赢定了,笑意掩饰不住露出来。
……
然而下方战况,却是焦灼无比。
人院一方虽然有神霄四杰,王神虚,齐少玄等顶尖天骄加入,但情况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很好。
毕竟除他们之外,人院大多数都是新生代天骄。
仅有部分老生在场,数量方面远不及妖院天骄。
而且妖院同样强者辈出,新生代的孔梦、敖乌、金羽等人实力并不弱。
再加上还有昆冥、昆玉等老生在场坐镇,数量是人院好几倍。
这样下来,人院顶尖战力都被拖住。
剩下的天骄,完全不是妖院天骄对手。
场面混乱无比,随处可见倒在地上惨嚎的天骄,且多数都是人族。
短时间人院天骄接连败退,眼看着败局已定。
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飘然而至,以强绝气势镇压当场!
妖院天骄骇然盯着那道白衣身影,许多妖甚至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此人正是石天子,他终于出现!
石天子踏前一步,气息浩瀚莫测,威势排山倒海!
刹那间,人院外围被无尽气势覆盖,剧烈狂风席卷天地气势骇人!
轰!
狂风呼啸化作无上神能,将无数妖院天骄震飞出去。
情况顿时反转!
……
见到这一幕,人院天骄顿时欢呼起来。
“天子殿下出手,看尔等妖族还怎么猖狂!”
“有天子殿下在,人院定将无敌!”
石天子的出现,鼓舞了人院士气,令他们回到巅峰。
而妖院天骄的脸上,都浮现出浓浓的忌惮。
石天子威名太盛,远非他们能对抗!
整个妖院,也就只有齐战能与石天子齐名。
石天子若是对他们出手,根本难以抵抗!
但随后,他们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。
齐战此行来人院,便是为了挑战石天子。
然而石天子出现了,齐战却不知所踪?
难道说,齐战被石天子击败重创了?
妖院天骄顿时炸开,齐火怒吼道:“石天子,你将我大哥怎么了?”
石天子嘴角微抽。
这些妖族怕不是脑子有毛病?
不仅突然来人院来闹事,还跟他要齐战?
齐战不是被沈天拖入虚空乱流?
咳咳,本殿下没偷看!
……
石天子神色淡漠道:“那臭猴子与我何干?”
“你们若是继续闹事,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
身为人族少年至尊,石天子自然不会任由人院颜面被践踏!
他身上散发出强大气息,如要将在场的妖院天骄尽数镇压!
感受到石天子散发的气息,诸多妖院天骄纷纷闭口。
没人敢去触犯石天子,实力差距实在太大!
……
虚空中,见到石天子出手,苏老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。
凭借石天子的实力,完全能镇压此地所有妖族!
“老金,看样子你的灵果保不住了啊!”苏老打趣道。
但金老毫不在意,满脸自信道:“是吗?哪有那么容易就结束?”
“石天子确实强大,但想要横扫妖院可没有那么简单!”
苏老摇头不信:“你妖院最强天骄被沈天拖住!”
“其他人就算再拼,哪是石天子对手?”
金老眼中神芒闪烁,笑道:“你人院有绝世天骄,我妖院又岂会没有?”
果然,妖院天骄后方突然有淡漠声音响起。
“不过是个小屁孩,有什么好怕的?”
来人极为嚣张,纵使是石天子也不放在眼里。
“是谁?”
众天骄神色大惊,有人胆敢小翘石天子?
先前那齐战也就算了,他脑瓜子不好使尽说胡话。
但除去齐战,妖院天骄中可没有能与石天子抗衡的存在!
眼下竟然还有人敢这样挑衅,不怕石天子爆发吗?
听到这句话,石天子满脸黑线。
他还是第一次被称作小屁孩,本殿下哪小了!
众人顺着声音望去,却见一道高挑身影从虚空走了出来。
她身穿黑色长裙,通体散发高冷淡漠气息,胸前波澜壮阔非常邪恶。
精致的容颜,令人不禁升起想要犯罪的冲动!
这女子立身于天地间,仿若与虚空融为一体。
气息高深莫测,令人心神颤栗!
……
见到这一幕,苏老眼神一愣。
接着他嘴角抽搐:“你们怎么将这位祖宗请来了?”
“她也算学生?从辈分上论,你跟我都得管她叫姑奶奶好吧!”
“万年前的人物,连帝君也得跟她平辈论交吧!”
金老笑容满面,道:“怎么不算,她在被封印前并不足一千岁!”
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还在学宫招生限制范围内,自然能加入。”
此人,正是金老胜券在握的底牌!
有这位主在,就算石天子也不可能获胜!
嘿嘿,圣灵酒俺老金要定了!
见到此人,石天子眼中难得露出凝重之色。
他能感受到此人气息有多恐怖,宛若汪洋大海深不可测。
就连他,也没有多少把握能够与之抗衡!
其他天骄更是身躯颤抖,被强大气势压制,完全升不起反抗之心。
张云曦银牙一咬,心中冷哼:“竟然是这老母龙?”
“她不是在闭关吗?怎么跑出来了?”
看到这道身影,张云曦心中产生浓浓的‘危机’!
……
她永远忘不了那一天,师弟坐上这老母龙的战车,驶向北海。
这条邪恶老母龙对她而言,是最大的竞争对手!
可恶,难道她是为师弟而来的?
简直是,阴魂不散!